在螢幕前很久沒出現的馬景濤,在我們那個時代可是個紅小生,主演的瓊瑤劇,大多扮演深情的角色,但在戲劇中的表現常常呈現出一種激動到近乎瘋狂的形象,心情的波動可以從前一刻的平靜突然轉變成驚濤駭浪,我不是他的粉絲,也不想探究這是戲抑或是他的真性情,會提出來說,只是我家有個「兒童界的馬景濤」.


這個形容是二阿姨給的,形容鍇的情緒波動,還真貼切,舉例來說,當他興高彩烈地拿著他要帶出門的火車來給你看,突然手一滑,火車摔在地上解體,雖然把拔在第一時間趕緊撿起來要把零件接回去,但這不在鍇預期內發生的事,他就會歇斯底里地大踢大叫大抓狂,任何人說什麼都聽不進去也抓不住,非得用更激烈的手段才能讓他停止下來聽你說話,電視電影裡的老梗最常用的就是「呼巴掌」,再浪漫一點的戲,就會用「親吻」來讓對方急速冷靜,當然這不適用於小小孩身上,只不過對照鍇的這等激動式發洩法,實在讓人頭疼.


上星期回阿公阿媽家,午餐開動前,兒童版類戲劇再度上演,這回,我們制止了疼孫的阿公阿媽出面,硬是把他們擋在飯廳不準介入,他們口中念念有辭,不時流露出擔憂的臉色,任憑我處置,小孩兒聰明地很,眼睛瞄啊瞄地,竟然沒有人上前安慰一聲,發洩了十五分鐘之後,累地轉為「嗚~~嗚~~」的低嗚聲.


這種低頻聲,發出來很容易,殺傷力卻是很強,家裡有小朋友的應該對這種橋段不陌生,這種低嗚聲會慢慢點燃你心中的星星之火,如果大人定性不足,壓不下來,是足以燎原的.


長久下來,面對壓抑怒火這點,我也慢慢進步中,雖然功力不致強到可以熄火,但降溫還是有助於自己不要跟著喪失理性,進入陪他一起演這齣戲.


伴著低嗚聲鍇慢慢移動腳步往飯廳來,眼神瞄啊瞄地看看誰會理他,大夥兒都接受到我的指令,全部不敢插手,半小時後,鍇却却地走過來,小聲地說:「馬麻,你帶我去旁邊說.」


想必這小子也是要面子的,一時間拉不下臉,不知怎麼下台階,我牽起他的手,帶他到客廳.


「鍇鍇,你要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我耐著性子問了他三次.
「我生氣把拔!」,鍇小聲又心虛地說,想必他是找個理由生氣,恐怕把拔也不知道哪裡惹到他了.

「那請問你這樣生氣有沒有用?」
「沒有!」鍇搖搖頭回答.


「鍇鍇,你看著馬麻的眼睛…」,通常我會請鍇看著我的眼睛說話給他聽,眼睛是靈魂之窗,從他的眼神你可以觀察到他到底是在發呆還是認真在聽你說話.

「馬麻跟你說,你如果生氣,你要說出來,別人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自己嗚嗚嗚地生氣,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就沒有人理你…」

「如果你很生氣很生氣的話,就深呼吸…」我表演了一次大口呼吸,這在他們課本裡也有教,「然後想一想,為什麼生氣…」我不確定鍇能不能懂我的話,這對他來說,應該有點難,因為,連大人都不見得做得到,但他自己接了下一句話:


「馬麻,就想一想,然後就可以笑咪咪地說了…馬麻,你帶我去跟把拔對不起!」,情緒的轉變,讓我有點儍眼,坐在飯廳的人,嘴裡吃著飯,眼裡都看偷看這場好戲,我牽起鍇的手去找把拔…


「把拔對不起!」鍇說完立刻跳上餐椅,高興地邊扒著飯邊耍寶,我搞不清楚他是因為有得吃而心情愉快,還是想通了豁然開朗,總之,「兒童界的馬景濤」形象因此更加奠定,唉!


從阿媽家回來之後,有幾次,鍇又犯「戲癮」,但這幾次,在癮頭發生前,他會突然被「電」到一下,跑來跟我說:「馬麻,生氣的話,就想一想,笑咪咪的說…」,不過有時會接下一句:「但是我笑不出來…」,我看了實在好氣又好笑,我抱了抱他:「笑不出來沒關係,但你深呼吸想一想,其實就不生氣了,有問題我們就想辦法解決,然後就會笑咪咪了!」這回,他笑了,我也笑了,這種和諧的畫面,真適合做電影的ending啊.
 

創作者介紹
340

340的育兒與親旅行

3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