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生平第一次的登台處女秀,為了這場表演,學校老師無不卯足全力每天都在彩排,平時在彩排的時候,我的狀況一直不好,一方面是為了因應一月要升級到幼兒部而實施的作息調整,現在早上都不能睡覺了,要跟哥哥姐姐們一樣下午再睡,但早上只要原先的休息時間一到,我就開始哭鬧直到老師拿睡墊出來給我為止,有時,我躺上睡墊看著其他小朋友都在跳舞都在玩,我又會不甘心地撐起我的身體加入他們的陣容,但,因為還想睡,所以時間一到,大哭總是免不了。

 

另一方面,這二個星期我又開始上學時跟馬麻上演"骨肉分離劇",我總是抓著馬麻一邊哭喊著"不要!不要!不要!",然後被老師抱著上樓,所以,馬麻算是我的死穴,我只要看見他,應該沒辦法扼止我那震天價響的嚎啕大哭,據說表演的會前會,所有老師一致最擔心的,果然就是我,所以他們還想請馬麻戴著面具來看表演哩。

 

也因此,馬麻事先就放消息出去,要阿公阿媽阿姨們不用期待太高,因為應該開演五分鐘就可以收拾包伏走人了,因為全場應該會因為我的哭聲而進行不下去,我發出的聲響可以蓋過所有的音響設備,還會帶領其他的小朋友一起哭,因為我的狀況差到連在學校彩排,布幕一拉開看到前面坐滿幼兒部的哥哥姐姐,我就開始大哭了,這種情形之下,也難怪他們對我這麼沒信心。

 

早上,馬麻把我交給老師,所有的老師開始忙碌地幫我們換裝,沒想到,馬麻也開始變裝,他跟把拔不只把帽子戴上,帽沿壓低,還戴上口罩,不只如此,他要阿公阿媽阿姨跟姨丈也都照做,並囑咐阿公阿媽,千萬不能因為太開心就洩底,要忍住絕對不能呼喊我的名字以免破功。

20101218_0001.JPG 20101218_0002.JPG 20101218_0003.JPG   

節目開始了,音響出了點狀況,主持老師的麥克風發不出聲音來,卻聽到布幕後的我們此起彼落的哭聲及喧鬧聲,姐姐的聲音因為很尖所以最明顯,至於哭聲,阿媽很緊張地問:「那聽起來好像是鍇的哭聲耶,鍇真的開始哭了.... 」這下,馬麻簡直已經要棄甲投降缷掉偽裝了,「這下好了,竟然連開幕都撐不到,唉!」馬麻又好氣又好笑地說。

 

表演一開始,是由老師們帶來的跳舞表演,雖然跳得很精彩,但家長們的大屁股塞在那個小小椅子裡本來就不舒服,長長的腿也跟椅子的高度形成強烈對比,室內人數眾多空氣早就不太能流動,表演又跳得太久,不只家長,連後台的小朋友們都要不耐煩了,大家開始鼓噪不安。

 20101218_0004.JPG

好不容易,第二場表演要開始了,布幕一拉開,嬰兒班的小朋友坐在前面,幼兒部的小朋友站在後面,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搖鈴當樂器,是聖誕組曲,幕一拉開,哇哈哈,我很鎮定地坐在那裡,只不過有點呆掉了,事實證明,剛剛在大哭的那個,根本不是我啦,老實說,整場表演,我都沒有動,只有呆坐在那努力想回神,卻著實被底下一片烏鴉鴉的人們嚇到了,這是什麼場面?我腦中不斷地混亂著,因為太混亂了,所以我根本沒有想到哭這件事,旁邊有些小朋友哭了,但我好像被一層薄膜包住什麼都不清不楚,耳中只有傳來一個清楚的歌聲:「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這種尖細甜膩的聲音,來自睿睿姐姐的口中,她真是不簡單,全場幾乎只有她一個人在跳,邊跳還邊裝可愛,還會偷空搭著隔壁同學的肩說:「好好笑啊!」,是啊,這場面真的好好笑,只見所有家長不顧一切往前衝,為的就是補捉家裡小寶貝的可愛模樣,但映入眼簾的卻只有一張張哭泣或呆滯的臉,我想,姐姐應該是全場最閃亮的那顆星了,她真的不能被埋沒那強烈的表演慾啊,真的該被好好栽培的。

 20101218_0006.JPG 20101218_0011.JPG

接下來,幼兒部的哥哥姐姐們表演了一場音樂響宴,人手一個樂器敲啊打的,果然是有規矩了些,但還是有大姐姐從頭呆到尾;最後,全體一起來身體律動,經過中間的沈澱,這一次的布幕拉開,我開始有些反應了,老師在台上帶著律動:「我的頭兒我的肩,這是我的胸,我的腰我的臀,這是我的膝蓋,小小手小小手,小手真可愛,上面還有我的十根手指頭…..」這是我最近被植入腦中的一首旋律,不論在學校在家裡,大人們都會對我們唱著這首歌,成了我腦中揮之不去的音符(註1),隨著音樂的擺動,我不但跳得激動,而且得心應手,我甚至還會接著歌詞唱,所以,我非常行有餘力地試圖搜尋台下有無熟悉的面孔。

20101218_0015.JPG   

一開始破功的果然是阿公,阿公早就衝到第一陣線,成為我忠實粉絲的第一號,他也顧不得自己人高馬大,就硬生生地佇在最中間前頭的位置,為的就是來給他的孫子加油跟鼓勵,阿媽的激動也不惶多讓,她早就誇張地揮動雙手又叫又跳的,嘉芳阿姨也被阿媽morning call趕來充當攝影師,邊拍自己也邊笑到彎腰,二阿姨的DV也架在面前沒有移開過,慢慢地,我開始,認出愈來愈多人,驚訝地指著他們大喊:「咦!阿姨….咦!阿公…..咦!阿媽…..咦!咦!」我仍然沒有停止我的舞步,空氣中突然有了一股甜味,喜滋滋的感覺,讓我愈跳愈起勁,嘈雜的人聲中,最清楚的依然是姐姐那股甜膩的聲音:「我的頭,我的肩,這是我的胸….」她仍舊是全場最閃耀的星星,而我,竟然也成功地做了一場完美的表演。

20101218_0018.JPG  

表演終於結束了,接下來是親子律動跟親子遊戲時間,小朋友們歸位到把拔馬麻身邊,馬麻在我面前缷下她的偽裝,阿姨跟阿媽一邊抱怨為了我得搞成這樣,一邊笑顏逐開地稱讚我和姐姐,我的本性馬上恢復,,我一看到馬麻,開始用力大哭,卻發現自己其實只是想撒嬌,一點眼淚都哭不出來,再試著用力擠一遍,還是擠不出來,算了,大人們都看出我的假哭了,我開始黏在馬麻身上,一動都不想動,親子律動開始,我卻始終懶懶站在那裡,一動都不想動,把拔沒好氣地說:「你完全就是賴定你媽就對了啦!」唉呦,我剛才已經很奮力表演過了啊,你們都出現了,有人可以賴著,我幹嘛還這麼賣力啊,倒是姐姐,還是一本愛表演的初衷,跟阿媽兩個人跳得可起勁了,我就是沒她那麼帶勁嘛!

20101218_0023.JPG 20101218_0024.JPG 20101218_0033.JPG 20101218_0038.JPG  

律動結束後,開始闖關遊戲,蓋完闖關卡才能去領過關獎品,馬麻因為不流通的空氣早就頭痛欲裂,我也因為想睡覺興趣缺缺,但姐姐還是想闖關,而且最後最後才是交換禮物的重頭戲,所以,兵分兩路,馬麻撐著她那顆快要爆炸的頭,衝啊,闖關吧!

 

首先,是拚圖關,把九宮格的紙箱排列出聖誕樹的形狀,過關;再來,是形狀配對,從紙箱裡抽出紙牌,跟桌上的形狀積木進行配對,過關;接著,是音樂關,配合老師手上的圖卡,找出桌上相同的樂器,過關;當然,這些關,過關的都是老媽,不是我,哈哈,我自己過關的,算來只有體能關,推大球,走軟墊,過障礙,唉,我果然只能靠體力不能靠智力啊!

20101218_0048.jpg 20101218_0051.JPG 20101218_0052.JPG 20101218_0058.JPG  

接下來,還有兩關最耗時的,一個是日文關,老師先上一小段日文課,教大家認識圖卡上的圖案怎麼念,接著進行日文配對遊戲,比如老師說出蝴蝶,你就要拿出蝴蝶圖卡對上毛毛蟲之類的,這一關,阿媽跟嘉芳阿姨上的比我認真,我根本就是搞不清楚狀況,我看到老師拿出蝴蝶就開始站起來"飛,飛,飛",看到老師拿出小狗就開始"汪,汪,汪",看到老師拿出青蛙,就馬上跳起來說"蹦",笑得大家東倒西歪的,總之,這一關,過關者算是阿媽跟嘉芳阿姨啦!

20101218_0063.JPG 20101218_0066.JPG  

最後一關最困難的,就是製作薑餅屋,關主是我最愛的宛薰老師,她很有耐心也很溫柔,所以,我總是在她面前比較敢放肆,馬麻一直想跳過這一關,原因在於她也不想耐著性子窩在那裡黏餅乾,二來是因為,她知道我只想吃那些餅乾根本不可能乖乖等著它們被黏成一間屋子,我說親愛的老媽啊,你真是太瞭解我了,事情果然如她所料,我一看到這些材料,馬上就餅乾餅乾地叫不停,而且開始發脾氣,搞得馬麻根本不可能靜下心來黏,這時我最怕的園長老師經過,馬麻想跟他求救,就威脅我說:「你問莊老師,這可以拿來吃嗎?你自己去問!」我嘟著嘴望著莊老師,沒想到,她今天竟然大發慈悲,問我說:「你想吃嗎?那我給你一片!」馬麻有點儍眼,如果是往常,莊老師一定會給我來個曉以大義然後杜絕我的念頭的,所以她想利用機會扼止我再繼續吃零食,畢竟我剛才喀掉了二片米菓及二顆糖果,眼見機不可失,我馬上點頭如倒蒜,還連忙謝不停,留下一臉錯愕的媽媽低頭繼續黏著那個薑餅小屋,而我則是開心地坐在旁邊啃著那一大片的營養口糧。

20101218_0067.JPG 20101218_0070.JPG  

頭痛加上心浮氣燥,馬麻連屋頂都搭不起來,這根本就是折磨大人的闖關遊戲,而我,竟然吃完還不過癮,繼續撒野要第二片,莊老師今天真的是來當聖誕老人的,她竟然給了我第二片,馬麻也放棄了,留下東倒西歪的小屋,告訴宛薰老師快給我們蓋那最後一個章離開這個充滿誘惑的關卡吧。

 

就這樣,拿著闖關卡,我們去領了過關禮,竟然是一包糖果,馬麻把禮物藏起來不讓我知道,我想她是白費心機了,因為家裡能放零食的地方不斷被我挖掘出來,馬麻已經搬了好幾次的零食櫃,一直跟我上演碟對碟,今天,我就暫且放過這一包零食,因為,老師們的手上還好多吃的呢。

 

好不容易,撐到最後的交換禮物,隨著聖誕老人撒下滿天星空的糖果製造出高潮(對我來說是高潮,但對馬麻來說,應該是很低潮,哈!),大家爭相到聖誕樹下去抽出自己的禮物,姐姐抽到一袋雪人糖果,阿媽直呼:「好爛的獎啊!」我的呢,看起來很大盒,結果,竟然是馬麻準備要拿出去交換的禮物,這也太巧了吧,這玩具對我來說有點超齡,總之,這不是吃的,我沒什麼太大興趣,活動結束了,大人們都拖著疲憊的身軀,不過我想,最累的應該是老師們吧,他們為了這個活動不只要來佈置,忙彩排,還得收拾我們留下的殘局,當幼兒園的老師,真的也是很辛苦耶!

20101218_0078.JPG 20101218_0084.JPG  

(註1)這首身體歌是繼「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之後,第二首恐佈的歌,成了終日縈繞在腦中,揮之不去的夢饜,當初的那首歌,有多麼地深植人心,現在這首效果可是加倍地強烈,我說的有沒有太誇張呢?馬麻、二阿姨、小阿姨,以及嘉芳阿姨,現在看到這裡應該很能夠體會吧,哈哈!

創作者介紹
340

340的育兒與親旅行

3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