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對不起這檔事,大人總礙於面子很難說出口,尤其在面對親人的時候,說「對不起」跟說「我愛你」似乎是同等的困難,但小小孩呢,則是常把它們掛在口上,讓你甜在心底的同時,又質疑他們到底懂不懂得這些話語代表的意義。

  

鍇一直以來都是「說得一口好寶寶」代表,意思是指,他總是說得到做不到,所有的道理他都能給你好寶寶的標準答案,但事情真的遇到時,往往又控制不住地鬧脾氣,也因此,他的「對不起」來得特別容易,有時真的搞不清楚他是真的自我反省過了,還是只是隨口的對不起。

  

三歲小孩對是非已經有判斷力,但是對自我的掌控尚不是那麼地收放自如,再加上天生敏感的個性,鍇的「瓊瑤式」情緒一直都是有名的難搞,小小孩的發展,幾乎每1-3個月就會跳一大級,唯獨這一項,一直沒有出現突然「跳級」的驚人表現,回頭檢視,在我們不斷地引導之下,他的收放度的確也是慢慢地在進步,只是要讓他記得自己的承諾仍是有點天方夜譚。

 

 

鍇很小就會對大人說「對不起」,隨著他發脾氣的速度,「對不起」似乎來得很頻繁,每次每次,在被訓誡過後,他都會帶著誠心的臉龐來跟你道歉,保證他下次不會再犯,但任誰都知道這種保證其實很薄弱,三歲之前,這些間隔來得很短,而且每次爆發都很激烈,三歲之後,間隔慢慢拉長,「爆炸式」的演譯法雖然有較為克制,卻反而發展出另一種「悶不吭聲」的沈默態度來牽制你,不哭、不鬧、不動、不答,簡直就是判逆少年的翻版,惹惱人的程度,不亞於火爆的對峙。

  

今天到診所去看醫生,鍇又因為輪到他看診,但玩具還沒玩夠而不高興,對醫生說的所有指示完全充耳不聞,坐在診療台上眼神放空,一動也不動,威脅利誘完全失效,簡直不知哪裡來的大頭症發作,出了診間,他馬上活蹦亂跳想繼續玩診所遊戲台上的軌道車,我很嚴肅地把他拉到門口:

 

「.....Kyle Lin,你覺得你剛才看醫生表現好不好?」,我壓著要噴出來的怒火問他。

「不好!」,鍇緊張地一面回答一面還看著那組軌道車,已經有別的小朋友開始在玩它們了。

「所以你覺得你現在還可以回去玩車嗎?」我怒視著他。

「嗚...哇...對不起啦,馬麻對不起啦,我可以玩車了嗎?」,鍇急得跥腳,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你知道你做錯什麼事嗎?」,這種對不起,一聽就知道是個榥子,只是為了脫身,看醫生前早就做好的約法三章,他通通沒有當一回事,我決定要處罰他,但是在處罰之前,他必須很清楚自己到底為什麼被處罰。


 「因為我看醫生的時候一直生氣,不聽醫生叔叔的話...馬麻,對不起拉,我可以去玩車了嗎?」,這小子,還妄想承認罪行之後就可以一了百了,一付「我都說對不起了,不然要怎麼樣」的態度實在讓人生氣!

 

「現在,請你在旁邊站好等著拿藥,回家自己先去罰站二分鐘,今天晚上,一台車都不準拿出來玩,明天再來看醫生叔叔的時候,你也不准玩他們的車子,你因為車子生氣不聽話,所以車子也不會想陪你玩,今天晚上,不~准~玩~車~」,我當場宣判他的處罰,車子簡直就是鍇的命,他楞了一下,開始嚎啕大哭:「我要玩車~我要車子啦~嗚~嗚~馬麻對不起啦~」

  

「你每次都說到沒做到,而且亂發脾氣,我己經答應你看完醫生可以再玩十分鐘了,你還是一樣發脾氣,既然你怎麼樣都不高興,那就全部都不要,現在就是,回家罰站!不准玩車!」,我再次跟他強調我絕對會說到做到,鍇絕望地一直想捥回:「我要啦!我要啦!我要玩十分鐘啦!」

  

我沒理會他的哭聲,冷靜地等他停止哭泣,任憑來來往往行人質疑的眼光,我一句話也不吭聲,我知道如果我不在上捷運前解決掉他的情緒,待會在捷運站肯定會更難堪。(上回在捷運站被罰站冷靜,巧遇下班時間,整齣戲搞好久才落幕)

20120711_捷運站被罰站 

 

鍇的哭聲沒有持續太久,長久下來,他已經很清楚這招對我一點都沒有用,慢慢地,哭聲轉為輕聲抽噎,鍇拉拉我的衣角:「馬麻,我哭完了!」

 

「很好,那我們可以去坐捷運了嗎?」,我維持平靜的語調,一邊抽了張衛生紙給他,示意他自己擦乾眼淚,擤掉鼻涕。

 「可以!」鍇邊擦邊回應我,「那我回家罰站一分鐘嗎?」,講完自己想一想又後悔地說:「那二分鐘好了啦!」

 

我彆住笑,這小子顯然對時間一點概念都沒有,「好,就二分鐘!」

 

「那~今天車子不能出來,故事書可以出來嗎?」,鍇開始想解套的方法。

 

「可以,你不是因為故事書發脾氣的,所以故事書可以出來陪你!」,雖然我很清楚他一定也是去翻車子的立體書來解悶。

 

「那,明天我來醫生叔叔這裡如果我表現很好,你就會原諒我了嗎?」

 

「會,所以我明天會看你的表現!」,我等著看明天他是不是還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

鍇回到家,脫掉鞋襪,缷下裝備後,自動到「罰站牆」去站了二分鐘,直到我宣布時間到,歷經了一個晚上的「無車日」,鍇顯得相當不習慣。

 

 

第二天,回診所複診吸鼻涕,進門前,我提醒他:

「Kyle Lin,你今天不准玩醫生叔叔的車子玩具!」

 

「哦,我知道了,因為我已經被罵過一次了!」,他非常乖巧地回應我。

 

一進門,乖乖隆地咚,今天來得比較晚,已經有二個大小孩把整組軌道全給攤在地上,擺出好大的陣仗,咻咻咻的二台賽車在軌道上來回奔馳著,鍇眼睛睜的斗大。

 

「馬麻,我可以玩一下下就好嗎?」,這小子,馬上就忘記五分鐘前說的話,我皺著眉看著他,不發一語。

 

「馬麻....我....玩一下下,好不好?」,鍇裝出可愛俏皮的語調,瞇著眼歪著頭嘟著嘴,比了個1過來跟我撒嬌。

 「.....」,我仍舊皺眉盯著他,不發一語。

 

鍇知道沒得商量,悻悻然地回頭盯著玩具,直到護士叫到他的名字......

 

今天一切都很配合,出了診間,鍇立刻問我:「馬麻,你有看到我今天表現很好嗎?」

 「有,我看到了,你今天很棒!」 

「那你可以原諒我了嗎?」

 「可以!」

 
「那,你可以安慰我一下嗎?」,我蹲下來,給了鍇一個很大的擁抱。 

「馬麻,那今天晚上車子可以出來陪我了嗎......」,呵,這果然是他care的重點,面對處罰,真的還是要選對標地物才有用啊。

 

懂得道歉是好事,但太常道歉只有二種可能,一種,就是犯錯率過高,一種,就是拿來逃避責任;今天晚上,我還是會要他確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處罰,還有,所謂的「對不起」,除了道歉,還有真心的反省,而不是一種推拖的工具,對小小孩來說,許多重覆的行為模式,也要靠父母堅定的原則,才能奠定他們正確的思考方向啊!

 20120915_02 20120915_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340

340的育兒與親旅行

3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