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開始颳起的強風,風勁強得我家大門差點打不開,家裡後門、窗戶全都敞開著享受自然的涼風,鍇今天心情好得很,從接他放學就不斷跟我說今天在學校發生「很好笑」的事:「馬麻,我跟你說,今天林宥呈很好笑哦,他就摸我的頭,我也摸他的頭,很好笑哦....」,邊說還邊捧腹大笑,小孩的笑點往往大人很難理解,不過我是個愛演媽媽,不只笑得頗自然,還可以搭腔演續集哩。

 


洗完澡後,複習完功課,刷完字卡,鍇開心地要來當小幫手,跟我到後陽台去洗衣服,空氣中流洩著古典輕音樂,啊~真是美妙的夜晩啊。


「鍇鍇,我要準備切appale給你吃囉!」,我轉身走回廚房,鍇跟在我屁股後頭要來迎接他最愛的蘋果,說時遲那時快,雷聲轟轟作響,狂風透過後陽台及客廳的窗掃進來,強勁的對流捲起,後陽台的門砰地應聲關上,一聲巨響伴隨著鍇的哀號聲,鍇的手就這麼硬生生地被門給夾了起來,刷地一聲我整個人從頭涼到腳底,我趕緊拉開門,老實說,風強到我還得費力才能把門拉開,望著他那腫脹的手指,我這才明瞭什麼叫心碎的滋味,我的天啊!



鍇痛得喪失理智嚎啕大哭,被夾住的地方完全碰不得,我擔心會不會有骨折現象,邊打電話求救邊安撫他,莫非定律往往總在這時候出現,第一時間call了加班的把拔沒人接,再來call隔壁棟的妹夫也正好不在,再call第二通我的電話作對地反白沒電,老天開始轟隆隆地下起大雷雨,把我的腦袋都轟到變空白了,好在沒多久還是讓我找到把拔了,要他趕緊回來載我們去照X光,先確定有沒有傷及骨頭再說。



此時,腦袋迅速閃過一串清單,我一手打點該帶出門的東西,一手抱起將近18公斤的壯小子,小腹還得挺得住他因痛苦而不自主又踹又踢的雙腳,我彷若神力女超人再現,就這麼狂奔到樓下等把拔來接,這也是我為何沒有第一時間選擇先衝下樓去攔小黃的原因,以這款景況,再加上狂風暴雨,到了急診室還得掛號候診,二隻手再加二隻腳根本不夠我用,我不忍苛責他的狂野,因為,我知道這真的很痛,很痛....

 

***********************************

 

基於上回我意外眼傷到台大急診,候診人數多到讓我痛不欲生,這回,我們先到最近的骨科診所去求診,一心只想先確定骨傷狀況或先讓他止痛再說。



江子翠的正陽骨科一向有不錯的評價,凱如先幫我打電話到診所求助,撲向車子的傾盆大雨讓人覺得這段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彷若一世紀這麼久,好不容易到了骨科,櫃台小姐正襟危坐,冷靜地要我們填掛號單,鍇撕吼的哭聲震天價響,讓我迸出來的話變得更薄弱,把拔填著掛號單,我不斷拜託她能不能讓我們急診,只要先照張片子確定傷勢就好,小朋友是意外傷,我怕是骨折,撐不住那麼久,小姐嫌惡地看著瘋狂大哭的鍇,要我們去坐著等,人這麼多,如果等不了,就去大醫院掛急診,我不斷拜託著她,鍇的臉上都不知是汗是雨還是淚,或許是基於公平原則,她無視於我的哀求,右手一揮要我看看候診室的人,我抱起鍇,再度衝上車,往亞東醫院飛奔去。

 


急診室是個緊張繁忙的地方,鍇的大哭大叫在這兒似乎顯得很平常,只是此時我不知是沒吃晚餐餓過頭,抑或是神經緊張繃過頭,竟然跟著胃痛,把拔又必須去停車場停車,我幾乎是靠著意志力壓著鍇去掛號的,掛號櫃台的叔叔阿姨們也幫忙壓著做完基本的檢查,才終於完成掛號這檔事。



接下來,又是個難關,鍇嚇得連照X光都不配合,我跟把拔死命壓著他的身體,但他的手掌怎麼也不肯平鋪在枱子上配合照相,哭得聲撕力竭柔腸寸斷,我已經搞不清楚我到底是胃痛還是心痛,痛到最高點竟然會產生一種詭譎的麻痺現象,稀里呼嚧地,就這麼到最後。

 


醫生說,X光片有一張照得不是很清楚,不過大致看來骨頭應該是ok的,但鍇堅持不把手伸出來給醫生看,也不能硬是大力用手扳開,所以從頭到尾也只能用問診的,最後開了止痛藥要我回家觀察再來複診,而鍇,哭到全身濕透,累地趴在我身上夢遊著,口中還不斷喃喃唸著:「馬麻,為什麼其他人都沒有被夾到,只有我被夾到?....馬麻,你為什麼把我關在外面我就進不來被夾到了?....馬麻,你明天告訴美慧老師給我吃藥藥我就不會痛了....馬麻....」,唉呦,我只有抱著他一直親,我真的好捨不得啊!

, ,

3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