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阿姨熱情邀約我們一起去幫姐姐慶生,沒想到非旺季的飯店一樣一房難求,好不容易找到桃園一家”南方莊園”,就衝著有溫水泳池還有水上溜滑梯,房裡也可以泡湯,最重要的是,只剩那麼一間房,阿姨二話不說就訂了唯一的那間四人房,邀我們一起去玩,但很不巧的是,姐姐竟然重感冒,到飯店除了泡在水裡的時候有笑容,大部份時間都是在高燒病懨懨的,反倒是我賺到了,玩得不亦樂乎,但到了第二天,大人們興緻駁駁地又帶我們去六福村看野生動物,事情突然變了調,我開始發熱昏昏欲睡,整個人呈現很不對勁的狀態,趴在馬麻身上一直”盧”一直”番”,果不期然,馬麻太大意了,以為我吃得那麼壯,不可能感冒一波接一波都不會好,我,又中標了..

20101017_002_0045.JPG 20101018_0009.JPG

10/18-10/22
回到家,不得了,我竟然燒到四十度,這是之前玫瑰疹才有出現的溫度,就這樣,連續燒到第五天,馬麻天天都帶我去醫院,醫生說就喉嚨發炎,驗了血也沒看出其他的症狀,但燒到第五天,還是39-40度,最令老媽擔心的是,平常嗜吃如命的我,竟然出現不想吃飯的症狀,這是從未有過的事,以前,不管我病的多嚴重,只要把吃的拿出來,就算是苦瓜我都會急著送進口,所以當醫生說:不行,燒都沒退,那你得來住院做檢查了...老實說,馬麻有點嚇到,慌亂地收拾我的東西,因為這一去不知道要幾天才能回來,趕快把老爸緊急call回來,送到中山醫院去....

10/22
一到病房,我還以為是又要住飯店,高興地在床上跳啊跳地,真是不知死活,醫生跟護士都問:是第一次住院嗎?感覺上"住院"這件事似乎非常地稀鬆平常,我開始晃來晃去地逛大街,一點都不在意,直到護士阿姨來把我帶進另一個房間,我才開始覺得事有蹊蹺,完全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他們在我手背上扎了一根長長的管子,為了扎這個東西,出動了四個護士阿姨來給我又哄又騙又壓的,好不容易成功扎好,阿姨們快點衝出來叫馬麻進來給我抱抱,每個人都鬆了一口氣,說我是大力士,中氣也好足,每個人耳朵都快聾掉了,癈話,我可是面臨垂死的爭扎耶,我開始生氣地想把手上那個管子拔掉,阿姨馬上拿了一塊尿布把我那隻手整個包起來,還幽默地騙我說是要去打拳擊,哼,我一點都不信這一套,我一直甩動我的手,哭喊著要馬麻幫我弄掉這一大陀東西,可是馬麻只是紅著眼眶看我,搖搖頭要我乖乖的,我氣炸了啊,就這樣我哭到昏倒在床上,任憑他們擺佈....

 20101022_0001.jpg20101022_0003.jpg

睡夢中,我全身燒著火球,熱得我實在快發瘋,隱約中聽到馬麻一直在詢問我的病情,問報告到底出來了沒,還一直念說怎麼還是這麼燙都沒有退,我懶得起來聽她吵,因為我實在也爬不起來,他們不斷地用塞劑來給我退燒,因為那個溫和的”安佳熱”退燒藥水已經對我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就這樣,我迷迷糊糊地過了一整天...

10/23
到了第二天,高燒依舊,我的屁屁還是得不斷地接受他們的折騰,手上那根管子限制了我的行動範圍,讓我整個情緒非常非常非常不穩定,但我對於老媽的漠然已經有點釋懐,看樣子她是不肯幫我把這個東西拆掉的,我只能試著接受它,我開始自己推著點滴架散步,在房裡晃過來又晃過去,偶而得到允許可以走到門口護理站前的牆壁看看貼在牆上的湯瑪士嘟嘟,但怕被其他的病毒感染,所以我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再加上點滴架上的機器蓄電力只有十分鐘左右,一旦嗶嗶叫我就得乖乖地再推著點滴架回去那個小小的空間,唉,如果我再彎著腰,那背影,真的很像老人家....
20101022_0004.jpg 20101022_0005.jpg 20101022_0006.jpg 20101022_0007.jpg

醫生說,報告都出來了,沒有檢查到其他不好的,目前看得到的症狀,就是喉嚨腫跟肺右下角有點”髒髒”的,醫生說,從白血球看來,是病毒感染,不是細菌,那麼病毒就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去抵抗了,我得住到二十四小時都沒有用到退燒藥才可以離開,我木然地緊抱著媽咪,希望在媽咪身上找到一些安全感,而媽咪也用颤抖的聲音說,他現在只要一聽到耳溫槍的嗶嗶聲心就開始抽痛,液晶螢幕上的數字只要能開出38度頭他就很欣慰了,但再這樣住下去,他很懷疑我還能不能撐得住,畢竟我的活動範圍几乎只限制在以點滴管為半徑畫的圓裡,一歲半的小男孩,很容易抓狂吧...阿姨跟把拔已經盡量想辦法讓我在那個圈圈裡可以不無聊,把拔帶了迪士尼跟巧虎來,阿姨帶了投球玩具跟CD來,馬麻也跑去對面買了小火車跟故事書,但,這只能吸引我十分鐘的注意力,十分鐘以外的時間,我還是很想抓狂啊.....
20101022_0002.jpg 

10/24
第三天,體溫終於維持在38.5以下了,媽咪開始數著時針,期望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加油,只要二十四小時不要再燒起來,我就可以離開了,我也開始恢復食欲,所有食物都來者不拒了,到了第三天晚上,醫生阿姨再看看我的喉嚨,說有消腫但沒有完全好,如果到明天都沒有再燒,就可以回家,回去如果有好轉,不用再來回診,但一定要打個電話告訴她,但我聽不懂,直覺他們就是要來欺負我的,我一看到醫生阿姨或是護士阿姨就開始狂哭,把拔為了安撫我,只好又讓我出去看一下湯瑪士嘟嘟,我因為太急著想出房門了,所以乾脆不推點滴架,直接扯著管子往前跑,把拔沒跟上來,這下好了,管子有點鬆動開始漏水,只好請護士阿姨來幫忙搶救,我一看到護士阿姨又出現,整個開始大抓狂,造成針頭歪掉,血不斷地從管子裡滲出來,阿姨們跟把拔馬麻一起壓著我,還是沒辦法搞定,我使勁全力地大哭崩潰,媽咪一直叫,不要再打了,能不能問醫生,點滴不要再吊了行嗎?護士阿姨眼看大家努力得滿頭大汗,針一樣扎不進去,只好放棄,逃出去打電話問醫生阿姨怎麼辦.....

就這樣,我擺脫了一個圓圈的生活,開始可以自由活動了,我開心地爬上爬下,看到阿姨們也不哭了,還會高興地打招呼,我明天要回家囉.....

20101022_0012.jpg 20101022_0011.jpg

創作者介紹
340

340的育兒與親旅行

3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